車禍記錄7/21日
每次回病房都好像是小偷,總是要偷偷摸摸的,深怕吵到兩床的人,一回病房爸爸又開始呻吟,而且早上呻吟聲特別大,我們也是坐立難安,直到7點10分我要求瓦蒂幫爸爸拍背~
瓦蒂說會吵到A床的人,我回說:「拍就對啦!不用在乎A床,別人6點起來拍背多的是,為什麼我們要等A床睡醒,因而怕吵而遷就呢?我要瓦蒂不用怕,拍就對啦!像這種人不會體諒,那就不要怪我們」。
拍完灌牛奶,9點半帶爸爸去上語言,10點下課,瓦蒂想灌牛奶,反抽消化不是很好,於是只灌了半罐牛奶。
這時住院醫師進來,醫師說爸爸的X光看起來還好,今天掛耳鼻喉科再看看,10點40分又去上物理,下午1點45分上職能~
下午弟媳有遇到主治陳醫師,也有去看耳鼻喉科,弟媳說爸爸的聲帶只剩1/3,所以才會呼吸急促,要我們考慮氣切,心都涼了一截,當初在加護病房, 廖醫師也是建議氣切,為此我還去龍山寺求好久,轉復健大樓在等分院病房時,看護就是密集拍背加化痰蒸氣,才讓爸爸的呼吸急促減緩, 那時廖醫師還誇看護顧得好!
為什麼現在只因聲帶剩1/3就要氣切,難道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我們一開始不考慮氣切,更不可能這次就同意,難道往後要我們看爸爸每天呼吸急促而等死嗎?誰能告訴我有沒有解救的辦法?誰能告訴我?
晚上爸爸一直咳,只好帶爸爸起來坐輪椅,推到走廊去聊天,看爸爸躺著,咳到臉紅脖子粗,不如坐起來,爸爸坐在輪椅比較不會咳,也比較沒有呼吸聲。
瓦蒂已經將爸爸的床主動推到復健室,今晚爸爸不太想說話,而且說話很不清楚,很沒力,11點半幫爸爸再次拍背,12點灌牛奶,今晚爸爸還是睡得很差,平均1小時就起來1次,顧起來真得是很累,瓦蒂還有睡,我根本無法入睡,整晚就是與爸爸爬爬又起起,大概5點45分已經有人進來踩腳踏車,只好離開回病房。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火影忍者

rbxh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