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日凌晨,擁有600多年曆史的雲南巍山古城拱辰樓,在一場燃燒了2個小時的大火中成為廢墟,僅剩幾根焦黑的木梁和斷壁殘垣。
  “新華視點”記者現場調查發現,這起火災並沒有以往古城火災常見的消防水源不足、道路狹窄等問題。那麼,究竟是什麼導致瞭如此慘重的損失?
  一問:
  撲救是否及時
  巍山縣文物管理所所長劉喜樹告訴記者,拱辰樓建在40多米長、20多米寬、8米高的磚砌城牆上,魁梧雄壯。從修建至今的600多年間,一直沒有遭受過戰亂、火災等,只有幾次大的正常維護修繕,成為巍山古城最重要的古建築,但沒想到卻毀於這次火災。
  拱辰樓位於巍山縣城南詔鎮,始建於明洪武年間(1390年),距今已有600多年曆史,是雲南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更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巍山最重要的標誌性建築。
  據巍山縣政府通報,1月3日2時49分,拱辰樓發生火災,經迅速全力組織撲救,明火於4時48分撲滅,火災過火面積約300平方米。火災未造成人員傷亡,與拱辰樓隔路相望的巍山古城四方街民居未受波及。
  記者在現場看到,經歷大火後的拱辰樓二樓僅僅剩下幾根已成焦炭的木柱子,與燒毀前的輝煌壯觀形成鮮明對比。通向二樓的樓梯上堆滿了瓦礫和炭灰,二樓的地上橫七豎八堆放著燒斷的木梁和磚頭、瓦礫,旁邊幾間廂房只剩下斷壁殘垣。
  從接到報警到火災撲滅剛好2個小時,拱辰樓為何在這短短時間毀於一旦?當地政府、消防部門的撲救是否及時?
  參與撲救的巍山縣消防大隊教導員楊再慶說:“3日2時49分接到報警,到2時55分消防車已經停穩,消防戰士迅速布設水槍,登高平臺車和水罐車也到現場。消防人員到場5分鐘後,巍山縣啟動應急預案,供排水公司就給現場消火栓做了局部加壓,消防用水供應正常。同時,拱辰樓外有環形通道,消防車在到達現場過程中通行順暢,能直接開到樓下。”
  巍山縣縣長王利偉介紹,3日3時2分,巍山縣啟動《巍山縣古城滅火救援應急預案》,成立火災撲救指揮部。3時55分,增援的大理州公安消防支隊4車43人趕到現場增援撲救。火災發生後,共100餘名專業撲救人員、10輛消防車參與滅火救援。
  楊再慶認為,這次火災撲救總體較有效率,控制住火勢沒有蔓延。“專家組的初步意見認為,拱辰樓之所以在短時間內被燒毀,一方面是因為木質結構建築、天氣乾燥;另一方面,建築內部的跨度較大、沒有區隔,加之拱辰樓處於古城的最高點,空氣充足且流通較快,很有可能發生了轟燃。”
  二問:
  失火原因是否用電不當
  目前,由公安消防牽頭、相關部門參加的事故調查組正全力調查火災原因。據統計,2010年至2013年,國家文物局共接報文物火災事故52起。2014年以來,雲南香格裡拉獨克宗古城、麗江古城,貴州報京侗寨火災等古城、古鎮、古村接連發生火災事故。
  國家文物局曾表示,古城、古村、古鎮和文物建築群防火成為重點、難點,原因之一包括用火、用電、用油、用氣的不規範以及電氣電路敷設不規範、電線老化、私拉亂接電線和使用大功率電器等問題嚴重,造成電氣火災事故頻發。2014年1月,雲南迪慶獨克宗古城曾“火燒連城”,損失極為慘重,其直接原因是一客棧經營者使用電暖爐所致。
  在此次拱辰樓火災中,一些群眾懷疑火災和在木質結構的古樓中大量使用電路等有關。古城多位群眾反映,火災前拱辰樓屋檐四周用燈泡串成了燈帶,二樓的內部是用於表演洞經古樂的演出場所,並設有茶座。每人交2塊錢的門票後,就可以上拱辰樓喝茶、吃點心、聽音樂,“喝茶與聽古樂實際上是一體化的,還另外收費”。
  記者在拱辰樓一樓的樓梯口看到,一則為拱辰樓招攬“古樂欣賞、藝術傳承、歌舞休閑、茶飲餐點”的“千年古樂”的公告牌仍然矗立。走上二樓,廢墟中可以看到一些燒化的電線、插線板等。
  在火災發生前不久,記者也曾到過巍山古城拱辰樓。除了能聽古樂,還能喝茶、嗑瓜子等,老闆還來問要不要烤牛肉。
  通過記者當時拍攝的照片能看到,主樓里設置了吧台、長桌和椅子,正對面是古樂演出的場所,現場用布幔做了弔頂,還安裝了射燈和幾個較大的仿古燈籠,地板上還有插座和電線,燈火通明。
  記者從消防、文管部門獲悉,火災發生前拱辰樓未發現消防問題,拱辰樓、古城核心區也未發生過火災。但記者在四方街和古城裡看到,火災發生後一些房屋上的電線仍然雜亂地纏繞在木質的門框上、房檐下,而商鋪內有多種電器,照常開門營業。
  三問:
  文保單位如何變“茶館”
  拱辰樓為木構建築,火險等級較高,安全隱患較大。為何在這樣的地方還要進行經營活動呢?
  對於拱辰樓是否變身“茶館”一事,縣長王利偉表示,由於巍山古城游客眾多,很多游客要到拱辰樓游覽、觀光。為滿足游客的需求,體驗南詔文化,2010年4月,拱辰樓正式作為南詔古樂展示場所,進行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拱辰樓的日常管理由南詔古樂團負責,經常性的監管、巡查由縣文物管理所負責。
  但記者從相關渠道獲悉,巍山縣文化體育局要求將拱辰樓交付給民眾團體“巍山縣南詔古樂團”進行管理和使用,作為業務部門的縣文物管理所對於這種做法持否定意見。
  記者獲取了一份寫於2010年4月24日的《關於對改變拱辰樓管理使用權的意見》。其中提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第二十三條,核定為文物保護單位的屬於國家所有的紀念建築物或者古建築,除可以建立博物館、保管所或者闢為參觀游覽場所外,如果必須作其他用途的,應當經核定公佈該文物保護單位的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門徵得上一級文物行政部門同意後,報核定公佈該文物保護單位的人民政府批准。
  同時,《娛樂場所管理條例》第七條規定,“娛樂場所不得設在下列地點,(一)居民樓、博物館、圖書館和被核定為文物保護單位的建築物內……”因此,將拱辰樓交予巍山縣南詔古樂團作為洞經演奏場所(大量人員聚集)進行管理和使用有悖上述規定。
  有關人士告訴記者,儘管文管部門不認可,但“人微言輕”,“胳膊扭不過大腿”,最終還是把拱辰樓交給南詔古樂團使用,時間從當年4月至2015年3月。文物古建築是“誰使用誰負責”,巍山縣南詔古樂團接管後還沒到期,拱辰樓就毀於大火。
  近年來,雲南古城、文物建築群火災接連發生。早在2010年3月,巍山縣另一處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巍寶山古建築群中的鬥姥閣曾在森林火災中焚毀。2013年4月,大理古城五華樓西側一家扎染坊發生火災。在2014年1月的獨克宗古城火災中,兩處州級文物保護單位在大火中被燒毀。2014年4月,麗江束河古鎮發生一起火災致10間鋪面損毀。
  雲南省社科院副院長楊福泉認為,除了木質結構隱患大、道路狹窄、缺乏消防水源等先天不足外,古城火災頻發和各地政府依法管理、重視程度有很大關係,“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如果不足夠警醒,不依法管理,古城火患將是‘按下葫蘆浮起瓢’”。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 吉哲鵬
  據新華社昆明1月4日電
  (原標題:雲南巍山古城大火三問)
創作者介紹

火影忍者

rbxh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